奇城书院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性言情 > 古代言情 > 下堂妇的春天

第二章

  • 作者:秋李子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1个月前
  • 本章字数:2980

翠柳却没有注意刘嬷嬷的神色,她想站起身,但全身软绵绵的没力气,翠柳只能看着江太太:“娘,我很乏,先让我睡一觉,等起来了再说。”

“好,好,睡一觉。”江太太张口就想叫来人,可看了看屋里这几个人,连主子带奴才,这就是家中所有的人了,哪还是昔日,这屋内站满了人,齐整整地给自己磕头,那些够不上进门的,都要站到院子里,那盛时光。

现在,连女儿都被人休回了家。江太太又想掉泪,但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人,还有那张着双大眼睛似懂非懂的外孙女,江太太只能示意李氏和自己,一起把翠柳扶起来,送进江太太房中。

翠柳被送到房里,靠在床头,含含糊糊地说了句:“娘,回家真好。”江太太刚想回女儿一句,翠柳的身子就缩进被子里,睡的沉沉的。

这孩子,都做娘了,怎么还这么稚气?江太太瞧着女儿,只是小心翼翼地给女儿把被子盖好。

“婆婆,这事儿,到底要不要……”李氏的声音很低,显见得是怕吵醒了翠柳,江太太拉一下李氏的袖子,婆媳二人走出房间。

嫣儿靠在翠能的怀中,甥舅两正在那一说一递地说话,看到儿子,江太太又想哭了,而崔能已经抬头,把怀中嫣儿放开,对江太太说:“娘,都是儿子无能,读书不成,做生意也不行,到现在,身子骨都不好了,还让妹妹受了这么大的气。”

“你们先回去吧,你妹妹素来比你有主意,等明儿她醒了,就问问她。”江太太口中说着,心中却越发酸楚起来,自己这两个儿女,若是能换一下该多好,女儿体弱多病读书不成,不就是一副嫁妆嫁出去,只要娘家兴旺发达,谁还敢欺负不成?

而翠柳若是个儿子,这样响快能干的人,也能把江家的生意做的很好,定比自己丈夫在的时候,更加发达。

自然这样的话,江太太是不会当着儿子儿媳的面讲出来的,自己的儿子,体弱多病读书不成,也不是他选的。

当初,当初为什么要担心儿媳太能干,进门后拿捏住了儿子,选了李氏呢?若是个商户人家的泼辣女儿,进门后能掌得了家,外头的账也看的来,这会儿江家也不会沦落至此。

自然,李氏也是有好处的,温柔和顺,嫁进门这七年了,并没有和人红过脸。这人啊,怎么就不能十全?

江太太见儿媳搀着儿子出去了,又狠狠地叹了几口气。嫣儿的手拉了拉外婆的袍子:“婆,我饿了。”

大户人家的千金,从小娇养着,哪儿知道饿是什么滋味,而嫣儿这会儿竟然饿了,江太太连声对自己说该死,忙让刘嬷嬷去厨房,赶紧给嫣儿做碗面上来。

面端上来了,面是好面,龙须细面,只是江家这会儿的厨房里,再没有日常备着下面的鸡汤,只得一把清水下面,放了一勺酱油,烫了一点青菜,连个鸡蛋都没有。往面汤里放了一勺猪油,就当是有了荤腥。

嫣儿是真的饿了,家里面吵了好几天,服侍她的奶妈丫鬟也不怎么上心,嫣儿就早上吃了早饭,到现在两顿都没吃了,见了这碗面,也不管这面只有一点猪油,一口气把面吃完,连面汤都喝光了。

可见又饿又渴。嫣儿这样,江太太又落泪了:“我的儿,你这是饿成什么样了?”

“婆,我今儿一天都没吃饭了。”嫣儿一派天真无邪,江太太心疼地把她搂进怀中:“我的儿,那些丫鬟就该……”

该打两个字没说出口,江太太就愣住了,江太太是当过家的人,怎么不晓得那些下人们的心思,对嫣儿都怠慢如此,那就可想而知,王家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嫣儿,是正正经经的王家人啊。嫣儿靠在江太太怀中,吃饱了,就困了,嫣儿打了个哈欠,江太太也不假手他人,把嫣儿抱起来,送进房中。

翠柳睡的什么都不知道,面上竟然带着一丝笑容。这孩子,都遇到这么大的事儿了,睡觉竟然还能笑出来,江太太把嫣儿放到翠柳身边,嫣儿已经滚进翠柳怀中,母女二人都呼呼大睡起来。

江太太看着她们母女二人的睡相,自己是怎么都睡不着的。以后翠柳该怎么办呢?若是江家还没沦落,别说养一个江翠柳,就算是养十个,那也是养得起的。

不,若江家还没沦落,王家又怎会休了翠柳?自然还是把翠柳高高捧在那里。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。

江太太想了会儿,就困了,眼睛略闭了闭,就看到一家子老小在那饥寒哭嚎,江太太猛地醒来,见屋内已经全黑了,只有一点微微的光透进来,还能看到身边的女儿和外孙女。

我的儿啊,娘,到底怎么才能护住你呢?江太太伸手去摸女儿的脸,翠柳睡的很沉,似乎什么事情都打扰不了她。

这以后的日子,该怎么过啊?江太太在这样想,李氏也在对着翠能说,听到李氏这句,翠能就站起身:“我们家,总还是能养活一个女儿的,等明儿,总也要去王家讨个说法。”

“大爷,你没看出来吗?姑奶奶并不愿意我们去讨说法,还有,姑奶奶的嫁妆……”李氏迟疑着问出,翠柳当初嫁过去的时候,十里红妆,第一抬嫁妆进了王家的门,别说最后一抬嫁妆,那中间那抬嫁妆,才刚刚出了江家大门呢。

这会儿,王家说休就要休,那翠柳的嫁妆总要拿回来,岂能白白便宜了王家?

听妻子提到翠柳的嫁妆,翠能的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,接着翠能就道:“妹妹的嫁妆,你不要提了。”

这是?李氏伸手就去抓丈夫的手,迟疑地问:“你全花了?”

翠能没有说话,只是把李氏的手放开:“你别问这个,横竖,我……”

我怎么?翠能说不出口,李氏看着面前的丈夫,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他了。江家的家私,也是不少的,自己丈夫说是不会做生意,败了也就败了,那怎么翠柳的嫁妆也,就这样没了。

“我到底,还是嫁了个败家子。”李氏的泪落下,喉中哽咽,他们夫妻成婚这七年来,从没红过脸,李氏也是个能挨苦日子的,也没在翠能面前抱怨过一句。

这会儿,败家子三个字说出口,翠能的手微微颤抖了下,接着翠能就哑着嗓子:“夜深了,睡吧,妹妹有主意,等妹妹醒来就好了。你放心,我不会让日子过不下去的。”

这会儿翠能说的放心,听在李氏耳中全是敷衍,放心,怎么放心?如何放心,到底那泼天的家私,去了哪儿?丈夫不说,李氏也没有再问,只觉得心中无比酸楚,索性也不去解衣衫,只是合衣躺下,默默垂泪。

翠能知道妻子在枕边流泪,但要安慰妻子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只长叹了一声,这声叹息让李氏越发难过,自己嫁的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

这一夜,对江家的人来说,是个不眠之夜。李氏一会儿睁眼一会儿闭眼,看着玻璃窗上有隐约的红,这就爬起来。

李氏本打算去厨下烧水的,可一进了厨房,就见江太太已经坐在灶前,在那笨手笨脚地烧火。都说女子主中馈,可是江太太做了一辈子的富家主母,哪里会烧火了。

这会儿就见灶门口全是柴,浓烟滚滚,火星都不见一个。江太太也不去管这些,只是呆呆地坐在那儿。

李氏急忙快步上前,抽出几根柴,那柴一被抽出来,压着的火星就蓬一声燃起来。

江太太这才想从梦中惊醒,抬头看着李氏:“你来了,我,我原本想给你们烧些水洗脸。”

“婆婆,我来吧。”李氏把水打进锅中,江太太盯着儿媳的举动,长叹了一声:“我们江家,原先是连大丫鬟都不会做这些的。”

别说主子们十指不沾阳春水,就算是贴身服侍的丫鬟,又有几个会做这些呢,这些粗笨的活计,不都是交给那些厨下人做的?

李氏不由想起了刚嫁到江家的日子,身边如云样的下人,没吃过穿过见过的,堆山填海似的,只是这样的好日子,也不过就是三年。那时候,接着就是急转直下。那么多债主拿着借条来江家要钱。

先是首饰,再是字画,接着就是衣衫,家具,大宅也卖掉了,现在江家容身之处,不过是早先下人们住的屋子。

但这些也没保住生意,铺子一家家地关掉,掌柜伙计们一个个地辞掉,丫鬟婆子们,辞的辞,赎身的赎身,到了现在,合家上下也只剩下几个下人。

锅里的水咕咕开了,李氏急忙掀起锅盖,热气涌上来,李氏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飘的很远:“婆婆,不要去想原先了,他昨晚说,这日子,还是会过下去的。”

打赏

关于奇城| 联系我们| 用户协议| 投稿说明| 版权声明| 客服中心| 反馈留言| 作者申请

Copyright (C) 2008-2017 7c.ireader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(京)字117号 网文证 津ICP备16007750号-1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zhangyue.com 举报电话:010-598456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