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城书院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性言情 > 古代言情 > 将门双身案

第1章:打死你这个祸害

  • 作者:倾城
  • 类别:古代言情
  • 更新时间:2019-03-01
  • 本章字数:3230

秋风萧瑟,孤叶落黄,院中无鸟依,凄凄哀哀!

安雪儿苦痛的躺在地上,如同蚯蚓一样扭动着身躯,嘴里不停冒出混合白色泡沫的血液,呼吸也越发紧促起来。可她仍旧没有放弃记住仇人的面容,笑声,乃至那婀娜多姿的倩影,直到世界蓦然黑暗了几秒,又突然变得光明起来。

她惊厥起身,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下意识抬手捂着额头,感受额头因为方才噩梦,冒出的细细冷汗。身边侍奉的丫鬟珠儿见状,赶忙跑了回来,一脸愁容,可嘴角还是努力挤出了丝丝微笑。

“小小姐,你醒了?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小小姐,是在叫谁?是我么?啊,对了!我重生了,已然不是头顶王妃称号的安雪儿了,而是一名大将军府上的小小姐,上官玲蓉。可这小小姐的好日子也没过上几日,又遇上抄家一事。老天爷,还真是对我太好了。

珠儿见上官玲蓉只是呆呆的坐着,目光呆滞,又忍不住出声问,“小小姐?”

“什么?”上官玲蓉回神,抬眉望着她,“我在哪儿?记得……。”

“小小姐,这是在大小姐家中。大将军和将军夫人已经被禁军全部押走了,所以……。”珠儿说着,又忍不住梗咽了一会儿,强迫自己不哭,起身前往客厅,端来刚热好的汤药,转移话题,“小小姐,趁热把药喝了。”

上官玲蓉隐约回忆起了什么,然画面是十分模糊,唯独身子上疼痛的记忆还残留着。她接下汤药,勉强喝了几口。忽然,虚掩的房门被大力撞开,发出巨大声响,吓得珠儿即可护在她身前,不料冲进门的女子,一把将其狠狠推开,对着她就是一巴掌。

该女子,便是珠儿之前口中所说的大小姐,上官玲蓉的姐姐——上官丽华!

这一巴掌来得突然,上官玲蓉完全没反应过来呢,她惊讶的凝视眼前上官丽华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?打死你这个祸害!”上官丽华指着她鼻子叫骂。

“祸害?”上官玲蓉疑惑重复一句,坐正身子,面容平静,目光清冷上下打量了上官丽华一会儿,又言,“我干了什么?将军府被抄,爹爹和娘亲被关押关我什么事儿?拿我出什么气儿?”

“你,你……。”

上官丽华一时间找不出话语来反击,气得原地转悠一会儿,扬手又想给上官玲蓉一巴掌,此时边上的珠儿扑了上来,搂着上官玲蓉对她求饶道,“大小姐,大小姐!求求你,不要再打小小姐了。小小姐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出来,伤了脑子,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。”

听了珠儿的话,上官丽华顿时心软了,可心中的怒气仍旧堵在她心口,甚是难受。她捂着心口,连连后退,坐在一边的椅子上,摇摇头嘀咕着,“你啊,打小就是被爹爹惯坏了,什么大家闺秀的事情不乐意干,反而活像一个假小子,整天混出去嘻嘻哈哈的。闯了多少祸,你都不记得了?”

上官玲蓉摇摇头,静静看着上官丽华脸上露出一丝的不屑和不信,再言,“你这失忆来的真是时候,哼!好了,你就先好生歇息吧。关于爹爹的事情,我会想办法入大牢里看看情况的。说不定爹爹也正在担心你呢。”

就这样?冲进来打了我一巴掌,就想走了么?上官玲蓉蓦然出声,“既然是被抄家的,那就证明是王上下的旨意,爹爹和娘亲所被关押的大牢,岂能说是姐姐你能进就进的?若是没有主审官吏的手谕,或者刑部的探视文书,姐姐休想踏入大牢一步。”

“什?什么?”上官丽华显然是被她的话给吓到了。她诧异的注视眼前的人,是她妹妹上官玲蓉没错,可说的话,又不像是她妹妹该知晓的,还有这语气,这气场……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了。

就连珠儿也倍感震惊,她抽动嘴角,“小小姐,你,你在说什么呢?”

“难道我说的,还不够清楚么?”上官玲蓉面不改色反问一次。

这一问,让她们两人恍惚回神了,上官丽华呵了一声,语气充满着嘲讽,“不是,你怎么能那么清楚?”

“先别管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。我们目前是处于被动的状态,若是冒然行动了,会让爹爹陷入更大的罪名当中。毕竟,我们还不清楚爹爹是因为何事被抄家,收押大牢。”上官玲蓉冷静地说完,一手握拳放于自己的下巴之上,正努力回忆被抄家当晚的一些细节。

就在这时候,门外风风火火又闯进来一人,完全无视上官丽华,直接对上官玲蓉言,“小丫头,你没事儿吧?”

上官玲蓉寻声望去,眼前的男子一身风尘仆仆,还穿着素色的斗篷,满布愁容,却显得慈祥。她很快注意到该男子腰间上所佩戴的玉牌扣,是军营大将身份的证明,便能猜到其中一二关系了。

上官丽华怕上官玲蓉不认人了,就轻声介绍,“这位是爹爹的副将,卫青将军。也是救你的恩人。”

是么?上官玲蓉心中嘀咕着,就对卫青作揖道谢,“多谢卫伯父的救命之恩。”

对于她的礼貌谢恩,卫青终究很不习惯,他扭头望向上官丽华,像是在询问这丫头怎么了?一觉醒来,性情大变了么?上官丽华读懂卫青的眼神,无奈一笑,用手指着她自己的脑袋,示意妹妹脑子受伤了,有些问题。

卫青明白,眼中即可湿润,他伸出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上官玲蓉的脑袋,许下承若,“好丫头,你受罪了。这事儿,卫伯父我一定替你们讨回公道。好好休息,什么都不要想了。”

上官玲蓉并没有要休息的意思,手快的抓住了卫青的手,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露出和她那张稚嫩面容不一样的沉稳,故意压低声音询问,“卫伯父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爹爹……是被陷害的么?”

嗯?这丫头怎么会那么敏锐?卫青打马虎,笑呵呵敷衍着,“好丫头,这事儿不是你能操心的。”

“卫伯父,别和我打马虎。”上官玲蓉微怒逼问。

卫青一怔,居然开始觉得眼前的上官玲蓉有些可怕了,他下意识躲避她的目光,转向一边,思虑再三,便阴沉下脸色来,对着上官丽华言,“大丫头,屏退左右!”

“哎,卫伯父。”上官丽华不敢多问什么,挥挥手退了左右下人,留下珠儿在门口守着。

屋子里只留下他们三人,气氛显得十分凝重,叫人难以自由呼吸。上官丽华坐在一边,左右看看,也不知道该向谁说话,打破这种气氛才好。

沉默半响过后,卫青重重咳嗽两声,用一种赞许的目光看着上官玲蓉,“小丫头,你说的没错。大将军的确是被陷害的,然事发突然我和杨将军,也未能反应过来,就被朝堂上那些奸臣给大将军坐实了罪名,入了大牢。”

“什么罪名?”上官玲蓉追问。

卫青紧锁眉头,一副不太乐意说的样子,又喘了几口大气,才缓缓道来,“贪污军饷!”

上官丽华一听,很是激动拍案而起,为自己爹爹鸣不平,“这不可能!爹爹一声光明磊落,怎么可能暗中做这种苟且之事,何况有一年的边关征战,爹爹害怕军营将士们吃不好,还把家中大半积蓄都带了出去,填补了一些空缺。”

卫青也知晓那年的事情,他摊开双手,颤抖着声音认同,“谁说不是么?那年的边关一战,就连嘉安王爷也是食不果腹,省下自己的口粮给将士们吃。大将军更是陪着嘉安王爷一起,挨饿了几日。你说,大将军如此关心将士们,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。”

一听到嘉安王爷四个字儿,上官玲蓉莫名觉得心疼不已,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炸裂一样,下意识捂着心口靠在床边上,还佯装跟个没事儿人一样,介入他们的谈话当中,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“定是朝中有人眼红爹爹如今的权势,或者是忌惮爹爹的实力,而故意陷害的。卫伯父,你仔细回想一下,当前朝中局势,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?你觉得会是那些人故意陷害爹爹?要栽赃贪污军饷,这种罪名可是小事儿啊。”

“这?!”卫青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一块,他不由得对上官玲蓉刮目相看,“嘿,你这小丫头,平日里活像一个假小子,玩得没心没肺,上树捣蛋,玩泥巴,射箭,骑马,打石子的,那叫一个潇洒啊。没想到,你还对朝中事物有点了解啊。”

“卫伯父,您过奖了。”

“呵呵,看样子是我平日太小巧你了,丫头。”卫青笑着,指着上官玲蓉抖了抖,像是在说你这个小机灵鬼。

夹在他们中间的上官丽华,像是听懂了,又没听懂,她不免焦急了,“等等,你们说的是什么呀?我为何一句都听不懂?”

“大丫头,听不懂没关系。这事儿,我看啊,小丫头已经很有见地了。”卫青说着,上前讨教起来,“小丫头,你觉得此事该怎办?若是要击鼓鸣冤,那势必会加速提审时间,更加落下一些口实给那些小人。”

上官玲蓉不语低下眉目,思量一会儿,再言,“从抄家,关押到现在,才不过是两日的时间,王上并没有催促主审官提审,那么也就是说王上也隐约感觉到大将军是被陷害,所以我们还有时间进行翻案……。”

此话一出,令人卫青和上官丽华惊叹不已,相互对视一眼,又觉得不可思议。  

打赏

关于奇城| 联系我们| 用户协议| 投稿说明| 版权声明| 客服中心| 反馈留言| 作者申请

Copyright (C) 2008-2017 7c.ireader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(京)字117号 网文证 津ICP备16007750号-1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zhangyue.com 举报电话:010-5984569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