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城书院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女性言情 > 穿越时空 > 倾天下:娇妃请签收

第一章 负心汉

  • 作者:玉玉
  • 类别:穿越时空
  • 更新时间:2018-11-20
  • 本章字数:3016

痛……

凤莲头疼欲裂,浑浑噩噩中,火光滔天,黑烟遮日。凤氏一族,六十七口,被熊熊烈火焚烧致死。哀嚎声、呼喊声、星火荜拨声汇成一片。

“小娘子?”

谁在说话?

浓烈而刺鼻的酒气,伴随着嘟囔,一只大手压在了她肩头。

迷糊中,冰冷的手指触碰到她脖颈,拨开了单薄附体的亵衣,肆意在软绵身躯游走。

“你是谁?”她有气无力的撑开一条眼缝,映入一张络腮胡的脸,两颊潮红,醉态尽显。

“小娘子,大爷我买了你的处子身,今夜就陪爷乐呵乐呵。”言罢,高大的身影罩下来,压在她身上。

凤莲瞳孔大睁,禁不住痛苦呻吟。

怎么会在这里,不是死了吗?死在凤家烈焰之中,成了一撮黑灰。

“小娘子,让爷亲上一口,这小嘴真真娇艳欲滴……”

脑子里纷乱如麻,恶臭扑面,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近在咫尺。

恶心!

凤莲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紧拧娥眉,猛地抬脚,卯足了力气正中醉汉下身。

“啊——”

应着惨叫,她顺势将壮汉踹下床,撑着床沿起身,只觉得软绵无力。

这是哪?

眼前烛台惶惶,帷幔层层,床前炉鼎,馥郁过浓,看似女主闺房,却处处透着风尘气。

柔荑探出扶额,跨过蜷缩在地的男子,蹒跚走到屏风前,挽起百褶流苏裙着身。

慢条斯理的系着罗带,忽而一瞥,猛然怔住。

几步开外梳妆台,台上端端正正的摆放着一张铜镜。镜中女子白纸若曦,青丝似缎,明眸如玉,朱唇点降,美得不可方物,犹如洛神之女。

“这……不是我!”

寒意穿透四肢百骸,凤莲惊恐盯着镜中陌生人,颤巍巍抬手,指尖方触碰脸颊细腻肌肤。忽然,大门推开,另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拎着酒壶,醉醺醺叫嚷,“我说大哥,你一人独享未免太不厚道……”

话到此处,他看向倒地的 ‘大哥’,时间仿若静止了般。

跑!

从震惊中回神的凤莲毫不迟疑,趁着男子出神,如风逃奔。

“哗啦——”

擦肩而过,男子手中酒壶落地碎裂,当下中气十足大吼道:“抓住她!”

楼台曲折,艳红刺目,凤莲伫立长廊间,眼看着护卫顺着楼梯涌上来,头晕目眩,景物全成了重影。

大抵,是给她下过药!

“臭娘们,敢冲大哥动手,活得不耐烦了!”怒骂声中,醉酒男子挽起长袖,犹如只大猩猩向她逼来。

前有护卫,后有暴徒,只能……

握着扶拦的手兀地收紧,澄明的眸子一丝冷色浮过。

“唔……”

厅堂之中数人惊呼,仰望之处,女子踩在围栏一跃而起,身如飞燕广袖轻拂。旋即,她双手紧握一簇从房梁延伸下的红绸,蹁跹落下。

这如画场景惊艳了旁人,唯有单膝跪地的凤莲疼痛自知,没有强韧的躯体,使些逃命伎俩,手心火辣辣的疼!

“蝶影跑了!快,拦下她!”老鸨尖锐的猪叫声响彻,护卫折返回大厅,人手一根七尺长的棍子,足足有手臂粗细。

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蝶影?

看来,凤莲真的已葬身火海……

复杂情绪不过在心底存在须臾,凤莲吃力爬起,拨开围观的男女,径直冲出了大门。

“别跑!”背后护卫个个魁梧,紧追不放。

长棍带着劲风横扫而来, 凤莲脚下不稳,索性跪在了地上,长棍险之又险的从她后脑勺划过。一击不中,护卫伸出手就要抓住她衣襟,凤莲往前扑去,猛然抱住了一人大腿。

她抬起眼,跟前的男子修长身姿,粗布烂麻四处破洞,一把佩剑缠着黑布佩在身侧,只露出嵌玉的剑柄。

这人定是游侠!

事到如今,凤莲只得赌一次,澄澈双眸噙着水虹,湿漉漉的望着他,“相公,求求你别卖了我!蝶影愿意一辈子为相公当牛做马!”

突如其来的一出,护卫生生顿住了擒她的动作。

“滚!”路归谛想也不想,抬脚就踹,垂眉之间,眉峰轩起不悦愠作。

“不要!”凤莲死命拽住,不停的冲他挤眉弄眼,压低声音道:“公子,救我,他日必定重金酬谢!”

她祈求的眼神可怜兮兮,那纤细的指尖深陷在裤腿里,似乎把他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要怪只怪这身子骨太柔弱,换做往昔,这些不会功夫空有武力的护卫,绝对不是她的对手。

“救你?哼!”路归谛不为所动,薄刃唇角细微的弧度嘲讽着,身侧的剑出鞘三分,寒光毕露。

这人怎么半点怜悯之心都没有?

凤莲咬牙,余光悄无声息的瞟向夜灯下围观行人,当下悲恸嚎啕:“相公,一贫如洗也好,荣华富贵也罢,蝶影爱的始终是你!你要将我卖在红楼,可曾想过我肚子里怀有你的骨肉?”

娥眉粉黛泪珠坠,见者无不心生怜惜。

“竟有这等无耻之徒?”

“怀有身孕还贱卖妻儿,狼心狗肺的东西!”

周遭唾骂四起,围观百姓纷纷指着路归谛抨击议论。

箬笠之下,男人的脸看不清样貌,却清晰的感觉到,他薄唇的弧度渐渐消失,怒气显现在他紧握佩剑的手背上。

他会不会一剑劈了自己?

凤莲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,老鸨姗姗来迟,煞白的脸如同罗刹,“还愣着做什么?萧爷说了,若是留不住,你我性命都不保!”

护卫审时度势下,仗着人多势众,蜂拥而上,凤莲吓得不轻,当下攥着路归谛裤子往上爬。

“找死!”

沙哑醇厚的声音响起,她爪子一抖,差点没把他裤子扒掉。

下一瞬,乱棍袭来,只听 ‘哗啦’一声。

长剑出鞘,银亮生寒,挥剑斩下,护卫手里的长棍成了两截。

“公子,大恩不言谢!”凤莲双手抱拳,就地打了个滚,躲在了他身后。

护卫像发了疯的野狗,不但不退反而齐齐上阵。

路归谛轻轻跃起,寒剑在手,月光之下,凤眸一瞥,眼角似乎夹杂着嗜血光芒。

“唔……”

凤莲看得如痴如醉,他的一招一式凌厉至极,力度掌控恰到好处,护卫手中的棍子根根断裂,有的抱头鼠窜,有的衣服碎裂成片,进退两难。

“好!打得好!”

围观百姓拍手叫好,其中就有捧场的凤莲。

眨眼的功夫,一群酒囊饭袋退开十几歩远,忌惮的瞪着他,不敢妄动。

“还不滚?”

寒剑归鞘,锋锐视线扫过之处,护卫狼奔豕突,转眼溜得比兔子还快!

所向披靡的气势,凤莲心生敬佩,就是以前的她,也没这么神勇!

“你还看,看什么?小心我挖了你眼珠子!”危机尽散,凤莲挺直了腰板,看向杵在门口呆若木鸡的老鸨啐了口。

“你,你尽管得意,离开合欢楼,别哭着回来求我收留你!”老鸨哆哆嗦嗦落下狠话,连滚带爬的折回合欢楼,只留门前一片狼藉。

后悔?

笑话,她凤氏一族,净是铁骨铮铮,从来不知‘后悔’二字!

只是……

父亲卸任了威远大将军一职,为何还会遭来杀身之祸?

冷风拂来,片片细碎雪白落下,她摊开手,雪花在凌乱掌纹中融化,丝丝清凉。

“阿嚏……”

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,搓着胳膊,单薄的衣裳根本不能御寒。

待她抽回三魂七魄,扭头看去,人已散尽。夜色下,略显空旷的长街,灯火摇曳,身长玉立的背影步伐缓慢,渐行渐远。

“公子,等等我!”

寒风似冷刀刮在脸上,凤莲思绪清明了不少,连身体的疲软也在缓缓褪去。

路归谛走得很慢,雪暮里,他衣衫褴褛随风扬起,仿佛随时要融入夜色中。

“公子,你是哪人?现在还是弘贞七年么?还有,还有,这是京畿还是哪?”她尾随其后,左右张望,这寂静的街巷,从没见过。

路归谛不答,不疾不徐,细雪落满斗笠边缘。

凤莲踮起脚,轻轻将白雪拂去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他突然顿住了脚,侧目扫去,余光清冽。

“对不起,我只是……”

凤莲赧颜不知所措,他冷声截断了她的话,“不想死,赶紧滚!”

杀气……

不过瞬息,心颤的感觉清晰闪现,凤莲甚至怀疑,他会拔出剑将她劈成碎片。

雪,愈发的汹涌,凛冽的冷风肆掠,他冷漠的背影越走越远……

“公子,你这是去哪?”凤莲抬手揉了揉泛红的鼻尖,又提起步子跟了上去,长街渐渐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雪,两串脚印错乱交织。

淡漠,无视,置若罔闻。

无论她说什么,问什么,犹如面对一根木头。

“我说,这位公子。”凤莲絮絮叨叨到口干舌燥,终是忍无可忍脚程快了两步,展臂拦在了他跟前。

路归谛驻步凝视着她,冻得粉扑扑的脸颊娇俏的模样,眉心紧锁透着愠怒情绪。

忽而,她嘴角绽开,露齿而笑,一脸谄媚,“你不觉得我很可怜吗?大雪天的无依无靠,随时可能被杀,要不,你收留我一宿呗?”

打赏

关于奇城| 联系我们| 用户协议| 投稿说明| 版权声明| 客服中心| 反馈留言| 作者申请

Copyright (C) 2008-2017 7c.ireader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90653号 新出网证(京)字117号 网文证 津ICP备16007750号-1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
不良信息举报:jubao@zhangyue.com 举报电话:010-59845699